當前位置:首頁 > 市場資訊 > 行業新聞

唐代洛陽的園林:城內的白居易,城外的李德裕

發布日期:2019年10月23日 點擊:

  洛陽在中國園林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唐代時洛陽的園林著稱天下。貞觀、開元年間公卿貴戚在洛陽 “開館列第”的多達千余家,這些人在城中的宅邸大多有或大或小的園林,由于里坊制的限制,城內園林的規模有限,因此當時的權貴、高官、富豪常在郊區的山林名勝之地修建山莊、別業。

 

  名滿天下的詩人白居易和貴為宰相的牛僧孺、李德裕因為家境、財力、政治觀點的不同走了不同的人生道路,但他們都是愛好園林之人,引領了中晚唐的園林、賞石之風。

 

  三人中白居易的年紀最大,他772年出生在河南新鄭的低級官員家庭,家境一般,29歲時考中進士為官,在官場磨礪將近20年還沒有成為五品以上的高級官員。比白居易年輕7歲的牛僧孺也是考中進士后入朝為官,因為受到宰相李吉甫的排擠而多年不得志。而李吉甫的兒子李德裕最年輕,他出身世家大族,少年就有才名,胸懷大志而不好科舉,以門蔭入仕后年紀輕輕就到地方歷練,受到許多高官的提攜,前途看好。

 

白居易像

 

  元和十五年(820年)唐穆宗登基后力圖有所振作,同時提拔牛、李、白三人,他們在首都長安同朝為官。牛僧孺受宰相李逢吉引薦為“同平章事”,位居宰相之位。李德裕先是升任翰林學士,長慶二年(822年)被李逢吉排擠到地方任職。白居易則在長慶元年(821年)升任主客郎中、中書舍人,他與李德裕在這前后都曾負責為皇帝撰寫誥示,但似乎兩人并沒有什么交情?;蛐碚饈且蛭拙右狀聳?8歲,而高門大族出身的李德裕才33歲,兩人年齡差距大,性情、政見也并不相投。

 

  牛僧孺和李德裕是公開的政敵,此后兩人在唐穆宗、唐敬宗、唐文宗三朝演出了“你方唱罷我上臺”的戲劇,牛僧孺在822年、830年兩次擔任宰相,李德裕在832年和839年兩次執政,他們輪番成為宰相并將對手排擠到地方任職,以兩人為代表的牛李黨爭幾乎持續了近半個世紀。

 

  白居易逍遙于黨爭之外,但是略微偏向牛黨方面,他和牛僧孺有私人交往。而李德??贍苣諦畝砸允鬧頻陌拙右子械憧床黃?,覺得他僅僅擅長寫詩文而缺乏實際行政能力和決斷。宰相高官和文壇名人各有各的朋友圈和追捧者,也算是一種“王不見王”吧,盡管兩人有共同的朋友劉禹錫。

 

  白居易擔任主客郎中以后薪俸比較豐厚,這才有錢置產,長慶四年(824年)他買下已故散騎常侍楊憑在洛陽履道里的宅邸。5年后白居易因病改授太子賓客分司,這是個在洛陽的薪俸豐厚的閑職,他回履道里閑居,過起了“閑適”的晚年生活,主要精力花在了游覽、寫詩上。

 

  白居易買下的履道里宅邸本就帶有竹木池館,后來他又加以營造。白居易在《池上篇》形容這里“十畝之宅,五畝之園,有水一池,有竹千竿。勿謂土狹,勿謂地偏,足以容膝,足以息肩。有堂有亭,有橋有船,有書有酒,有歌有弦”。他還在池中布置了紫菱、白蓮,在園中擺設了太湖石等各種賞石。

 

  白居易的詩歌中經常提及賞石之趣,他曾買來石塊擺在履道里宅邸的園林中,還曾把在洞庭湖發現的兩塊“怪且丑”的石頭運到府衙中欣賞,可見當時把賞石與花木、池塘結合布置園林已經成了時尚。

 

  白居易還喜歡到城內外的園林中游賞,曾出入張仲方的林亭、崔玄亮的依仁亭臺、李仍叔的櫻桃島等私宅以及香山寺、圣善寺、天宮寺、長壽寺等寺廟,他也曾經到遠郊區的平泉、金谷拜訪友人的別業欣賞山林之美。比如他數次前往平泉拜訪隱居的友人韋楚的別墅,一度還想買下那里以白色怪石著稱的“雪堆莊”,可惜仔細思量后覺得這些地方距離城中太遠,就沒有付諸行動。

 

明代周臣《香山九老圖》描繪白居易等9位文人墨客在洛陽香山聚會宴游、欣賞寺廟山林風光的歷史故事

 

  牛僧孺也是一位著名的賞石愛好者。832年他知道皇帝對自己不滿想要提拔李德裕擔任宰相,就主動告退,到揚州擔任“淮南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”,在那里他收集了許多太湖石,成為歷史上最早的太湖石收藏家。837年他被任命為“東都留守”這個閑職,他把收藏的石頭帶到洛陽城東歸仁里的宅邸,后來還在城南買下一座別墅,布置了一座規模更大的園林,在那里展示來自太湖的眾多奇石。

 

  據說牛僧孺以廉潔著稱,唯獨對別人饋贈的上佳太湖石來者不拒,如蘇州刺史李道樞曾送給牛僧孺一方稀有的太湖石,迢迢千里運到洛陽,牛僧孺大為高興,特邀白居易、劉禹錫等同好觀賞并寫詩唱和。后來,白居易于會昌三年(843年)題寫了著名的《太湖石記》,記述牛僧孺對于賞石的癖好和眾多的收藏:“公于此物獨不廉讓,東第南墅,列而致之。三山五岳,百洞千壑,視縷簇縮,盡在其中,百仞一拳,千里一 瞬,坐而得之。”

 

  李德裕也是被貶官之后開始注重經營別墅和園林。李德裕在洛陽出生,也想在這里終老,除了在城中有宅邸,他在寶歷元年(825年)買下洛陽龍門西南伊川澗谷中的一處別業地塊(今洛陽伊川縣梁村溝附近),修建了自己的莊園,因為此處平地上有山泉涌出,所以他就命名自己的別業為“平泉山莊”。平泉山莊所在的這個溝澗中還分布著崔群、李絳、令狐楚、韋楚、盧貞等高官、世族的別墅,附近的河流、谷口附近估計還有其他人的一些別墅。

 

  李德裕大多數時間在各地為官,因此只是偶然路過洛陽時暫居平泉山莊。太和九年(835年)他被貶官為太子賓客分司東都事務,次年九月他回到洛陽閑居,著力經營平泉山莊的園林,似乎有隱居的心態,不過到十二月他就又被調任浙西觀察使,不得不離開山莊。他在平泉山莊僅僅逗留了兩個多月,可這段短暫時光讓他終生念念不忘,后來寫了許多回憶那里的樹木、賞石的詩文。

 

  盡管李德裕并不住在平泉山莊,可是好友、門生、官僚還是投其所好紛紛贈送各種園林點綴,李德裕在《思平泉樹石雜詠一十首》等詩歌中提及那里擺著似鹿石、海上石筍、疊石、泰山石、巫山石、釣石、赤城石等奇石。

 

  在白、牛、李三位名人的帶動下,文人雅士紛紛以石頭的造型及其文化寓意為觀賞對象,賞石成了流行的風尚。晚唐畫家筆下經常描繪園林中的賞石、花木,如畫家孫位的《高逸圖》是描繪竹林七賢的殘卷,圖中名士山濤、王戎、劉伶、阮籍各具姿態,其中王戎手執“如意”,身后則是一叢芭蕉和賞石。顯然,畫家描繪的背景并非西晉洛陽真實環境中的山林,而是江南的園林風物。孫位出生在浙江紹興,晚年在四川生活,熟悉芭蕉這種南方的園林植物,而歷史上的竹林七賢未必真的見過芭蕉。

 

趙喦《八達游春圖》

 

  唐末五代后梁的駙馬趙喦也是一位著名畫家,他的《八達游春圖》 描繪貴族在園囿中打馬球的場景,畫面中也出現了太湖石。有意思的是,這座園林中除了北方常見的柳樹,還出現了棕櫚科樹木的身影,或許是因為當時的貴族喜歡移植南方的新奇植物吧。

 

  在唐末的動蕩中,洛陽的園林大多毀于戰火,“池塘竹樹,兵車蹂踐,廢而為丘墟;高亭大榭,煙火焚燎,化而為灰燼,與唐共滅而俱亡,無余處矣”。到了北宋時,因為靠近首都開封,洛陽是許多權貴高官集聚之地,新出現了一些園林。李格非的《洛陽名園記》記錄了北宋時洛陽的19處園林,大多數是在唐代廢園的基礎上重建而成。更有趣的是,牛僧孺、李德裕的奇石再次出現在北宋權貴高官的園林中,《邵氏聞后》云:“今洛陽公卿園圃中石,刻‘奇章’者,僧孺故物,刻‘平泉’者,德裕故物,相半也。”

 

  本文節選自周文翰《時光的倒影:藝術史中的偉大園林》(北京美術攝影出版社2019年5月版)